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精准扶贫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“走进脱贫村”之一:沭阳老严荡 理好人地“两本账”
发布时间: 2018-02-13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  隆冬时节,驱车行驶在沭阳县张圩乡老严荡村道路上,映入眼帘的除了绿意盎然的高标准麦田、花木基地,还有现代化的集中居住区、光伏电站、标准化厂房,曾经被贫穷所累的老严荡村涌动着勃勃生机。
  “以前,贫穷如同一座大山,压得大家都喘不过气来。”一见面,老严荡村党支部书记葛志清便介绍起村子的变化,“政策给力,干群打拼,‘老严荡’正在变为‘新严荡’。”
  位于六塘河畔的老严荡村,地处抗日战争时期淮海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地带。前几年,村集体最穷的时候欠账61万元,村民大都过着土里刨食的苦日子。
  近几年,尤其是2016年以来,涟沭结合部片区“十三五”整体帮扶工作为省定经济薄弱村老严荡带来了发展新契机。2017年,老严荡村集体经济收入达32.6万元,村集体成功甩掉了“穷帽子”;截至2017年底,160户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、626人中已有59户、259人脱贫。
  “这150亩地就是我的‘绿色存折’。”这几天,低收入农户唐国亮刚为越冬的小麦追完肥。“我以前身体不好,这两年好了不少,就打算蹲家苦些钱。乡里、村里的干部很‘架势’,帮忙买化肥农药、办贴息扶贫小额贷款。每年种一季稻一季麦,去掉本钱,一年能落七八万!”唐国亮话里话外都是感激。
  唐国亮生活的转变,是老严荡村用足、用活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的生动例证。事实上,正是理好土地和人这“两本账”,让老严荡村走出了贫困村的泥淖。
  “土地流转既可实现农业规模化、集约化经营,又能让更多的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,投身二三产业的发展。”村里经过审慎考量认为,相较一般的村居,老严荡面积大、人口多,这是最大的资源,首先要用好土地资源。
  集中居住、土地复垦、集约发展,美丽乡村建设也带动了土地的“挖潜开源”,溢出来的土地为村集体经济发展增添了后劲。
  老严荡村更懂得盘活土地资源,在村民综合服务中心门前道路两侧以及拾边田等闲散土地上,见缝插针地栽上了龙柏、青皮柳、西湖海棠等花卉苗木,以提高土地产出效益,增加村集体经济收入。惜土如金的程度可见一斑。
  目前,该村7000亩耕地,已经流转900亩,未来几年将全部流转。依托土地流转建设的蔬菜大棚每年可为村集体经济带来4.8万元的收入,更带动了50多户低收入农户增收。
  精准脱贫,核心在人。老严荡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重“输血”更重“造血”,充分激发村民内生动力,将人力资源变为“人力财富”。
  “以前,我在工地打小工,爬高走低不说,还经常找不到活,一年苦不到几个钱。”低收入农户葛金柱话锋一转,“现在,家里土地流转出去了,村里考虑到我家小孩在县里念书,介绍我们两口子到县城企业打工,活不重,收入很稳定,两个人一个月4000多块。”
  葛金柱去城里打工,并不是家门口没有就业机会。
  “老严荡村旁的张圩乡工业集中区为村民提供了不少岗位。”2016——2017年度省委驻沭阳县帮扶工作队队员、老严荡村“第一书记”乔兵说,省民政厅为老严荡村援建的3000平方米厂房也座落在工业集中区内,已租赁给一家生物质颗粒燃料生产企业。项目投产后可吸纳本村50余人就业,每年可为村集体经济带来12万元租金收入。
  76岁的葛志英,只要没事,就会在家编织军帽扣,非常熟练。“这是村里能人招来的手工活,年轻人手快一天做两三百个,我一天能做七八十个,每个赚两毛钱。”葛老太身板硬朗、声音响亮,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瓦房说,“那边还有个82岁的老年人,她也在做,每天起码挣个买菜钱。”
  如今的老严荡村,干事创业的氛围越来越浓厚,剩余劳动力越来越少,村集体和群众的腰包越来越充盈。据统计,2017年,老严荡村低收入农户人均纯收入达5800元,全村人均纯收入达1.3万余元。
  摘掉“穷帽子”,老严荡村群众觉得日子有奔头,精气神也好了起来。告别简陋老房子的唐国亮一家,盖起了两层小楼。“从没想过能住上这样的房子!”唐国亮无限感慨地说。

(速新闻记者 赵香 汪正文 程大伟 通讯员 吕述谡/图文 肖燕/编辑)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